• 至尊棋牌房

    中國青年網

    書畫院

    首頁 >> 滾動新聞 >> 正文

    錢包 從古至今的貨幣伴侶

    發稿時間:2019-04-22 09:54:00 來源: 北京日報

      清宮刺繡荷包 圖片來源:故宮博物院官網

      原標題:錢包 從古至今的貨幣伴侶

      作為“錢”的盛放物,錢包出現的時間比想象中早,它裝過貨幣的最原始形態,包裹過貴金屬時期的錢幣,折疊過基于信用體系產生的紙幣。而如今的“電子錢包”,更是獲得越來越多人的青睞。

      叮當作響——金屬貨幣與荷包

      有據可循的人類與錢包最早的故事,要從大名鼎鼎的奧茨冰人說起。奧茨冰人是生活在公元前3400-3100年間的一名男性,既幸運又不幸。不幸的是他很可能死于一場謀殺——被發現的時候,后背有箭痕;幸運的是他倒下的阿爾卑斯雪山環境將其尸體衣物完整冰凍了幾千年,直到1991年被一對德國登山夫妻發現。奧茨本身以及他留存的衣物,大大拉近了現代人類與五千年前祖先的距離——他戴著熊皮帽,穿著結構復雜的皮靴、防水的皮衣;他的隨身工具——奧茨的斧頭,被完好保存在大英博物館里;而他生前最后一天出發時,也沒有忘記帶上一個隨身的皮質荷包,這就是迄今為止人類發現的最遠古的錢包。

      如果原始貨幣的形態是諸如貝殼、鹽、巧克力這些五花八門的物質,原始錢包就是這些零零碎碎的裝載體。但回到諸如奧茨冰人所置身的時代,食物而非貨幣才是硬通貨。所以在皮革制成的隨身“荷包”里,存放更多的往往是短暫外出時的食物,以供隨時的能量補給。專注于希臘歷史研究的學者A·Y·坎貝爾曾解釋古代文學里常出現的“wallet(錢包)”一詞究竟所指何物。他認為:“wallet(錢包)是窮人外出時隨身攜帶的干糧包,可以隨時從里面取用食物,維持一兩天外出奔波時所需要的體能。”

      對于富人來說,裝滿錢包的除了食物,也有可能是高價品,比如一包胡椒,或是一包茶葉。在東西方貿易中,這種包含高價值貨物的錢包屢見不鮮。隨后,在人類自然貨幣向法定貨幣轉變的過程中,由國家統一鑄造、發行的金屬鑄幣開始出現在錢包里。從平民百姓到王公貴族,殘留的歷史遺跡常常可見早期錢包的身影。比如在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中,考古學家認為當時的錢包被佩戴在腰部,更像是“腰包”;而在公元600年盎格魯·薩克森人的薩頓胡墓里發掘出的金色錢包則美輪美奐。金屬質的錢夾子雕刻精美,至今熠熠生輝,顯示了盎格魯·薩克森貴族對錢包一物的重視,不但是收納物,更是一種服飾點綴。

      錢包與服飾的確關聯密切。在我國古代上層社會“寬袍廣袖”的服飾特色里,錢包往往藏在“廣袖”中。尤其適合放置錢物的袖子是琵琶袖,因為外形腋部較窄、大袖小口,形似琵琶而得名。有時廣袖中會暗縫一個倒梯形的口袋,束緊袋口就是一個隨身攜帶的“錢包”。袖子里可以揣一些碎銀、書信乃至后來的銀票,空間不大卻著實能裝——“袖珍”一詞就因此而來;外出時偶爾還會在袖袋里帶上一些藥品以備不時之需——“肘后方”一詞也因此被用來形容古代醫術;甚至因為古代的錢幣中間通常有孔,古人也習慣將其穿在腰帶上——“腰纏萬貫”一詞就由此而來。

      勞動階層穿不了上流社會的袍服,一身短褐容不下袖袋,于是外出時會肩披褡褳。褡褳是一種兩頭縫合,中間開口的四方形布袋,出門時內裝小件物品,搭在肩頭;也有樣式小巧一點的褡褳,可以掛在腰帶上;規格再大一些的,則是掛在騾馬的背上。商人、郎中們走街串巷,攜帶的就是這種褡褳。

      和褡褳一樣被廣泛使用的是荷包。荷包的前身被稱作“鞶囊”,一般采用牛、羊皮制作而成。考古發現最早的荷包制作于春秋戰國時期,而從《隋書·禮儀志》卷七來看,荷包在秦漢魏晉時期已開始流行,被官員拿來當作存放官印、魚符的佩袋。

      雖然后來的精美荷包更像是定情之物,但在其誕生早期,也被普通民眾拿來用作錢包。荷包在歷史上的名字有很多:《楚辭》中名“幃”,漢代被稱作“幐”,魏晉以后又叫“香囊”,明清以后正式叫作“香包”“荷包”。到了后期,皮質荷包逐漸發展為絲、布質地,更輕巧便攜。古人喜愛在荷包里存放錢財、首飾,乃至一些驅蟲防病、辟邪求安的中草藥。

      佩帶荷包的風潮長盛不衰,不同階層都佩帶荷包,不同材質樣式、不同精致程度的荷包也就成了服飾搭配與身份象征——換句話說,對“荷包”制作者的手藝造詣也提出了更高要求。無獨有偶,在15世紀的歐洲,無論男女都會攜帶荷包,荷包的刺繡和裝飾凸顯了不同的身份地位,貴族的荷包往往用金線織繡。隨著荷包變得愈發繁復精致,姑娘們得學習刺繡和針線活的手藝,以添加自己在婚姻市場上的“籌碼”。與中國將荷包當作定情信物類似,歐洲一些地區的新婚之夜,新郎通常會贈予新娘繡有愛情故事插圖的荷包。

      不過有趣的是,在17世紀70年代的歐洲,男士錢包曾一度消失。彼時流行的男式馬褲里縫制了內置口袋,因此不必攜帶錢包。不過到了19世紀的美國,人們普遍認為口袋里隨便塞著零錢和私人物品的舉止很粗魯,系在腰帶上的錢包才是文明人應有的禮儀。

      蝴蝶效應——紙幣、銀行卡與折疊錢包

      金屬錢幣在荷包里叮當作響,時代繼續滾滾向前。金屬鑄幣用久了會出現磨損,變得不足值,人類經濟的發展需要另一種價值尺度。在中國北宋時期的四川成都,世界上第一張紙幣——“交子”誕生了。雖然不像金屬貨幣一樣天然具有價值,作為信用貨幣的紙幣卻更易于攜帶。元朝時,周游中國的馬可·波羅對此印象深刻,并將紙幣記載在他的《馬可·波羅游記》中。13世紀時,諸如馬可·波羅這樣的旅行者開始將紙幣的概念引入歐洲,但直到1661年,瑞典銀行才發行了歐洲歷史上第一枚紙幣。1694年,英格蘭銀行開始發行銀行票據,銀票銀單最初采用手寫,隨后才改為印刷品。

      相比堅硬、形狀不規則的金銀或金屬貨幣,紙幣纖薄可折疊,如今已成為世界各國普遍使用的貨幣形式。伴隨紙幣所到之處,折疊錢包也就應運而生。紙幣完全取代金屬貨幣是一個緩慢起伏的過程,所以也難以確定是在哪一個時間節點上,人們對于錢包的主流選擇從荷包轉向了今天的折疊錢包。不過毋庸置疑的是,與現代錢包大同小異的兩折乃至三折錢包,是16世紀后期紙幣引入西方后被發明的。最早的折疊錢包采用皮革質地,打開以后左右兩邊各有兩個遮擋,結構非常簡單;而之后它的每一步變形,都和金融貨幣的發展緊密相隨。

      1967年6月27日,由德納羅印鈔公司職員約翰·巴倫基于自動販賣機原理制作的第一臺ATM機被生產并安裝在巴克萊銀行的外墻上。想要在這樣的ATM機上取款,得使用一張印著凹凸記號的指令牌。

      ATM機的誕生,促使了銀行卡被發明。1967年,巴克萊銀行在倫敦發行了第一張取款卡;1969年,紐約長島化學銀行緊隨其后發行了自己的銀行卡;1972年,勞埃德銀行發行了第一張帶有信息編碼磁條的銀行卡,使用個人識別碼作為安全措施。一張薄薄的銀行卡里,就能放下卡主所有的貨幣存款,大額支付時再也不用擔心錢包里裝不下成捆的鈔票——而錢包自然也要給這位新晉的“明星”留出位置。

      隨著銀行卡的推出,帶有多個固定尺寸“卡槽”的現代折疊錢包走上了標準化之路。國際標準化組織(ISO)對四種包括銀行卡在內的識別卡尺寸進行了統一規定——常用于身份證、銀行卡、駕照的卡片比例是接近1.618:1,具體尺寸為85.60×53.98毫米。

      這種制式尺寸方便銀行卡主在不同國家和銀行的機器上使用銀行卡片,對于錢包生產商來說,也方便他們生產出世界通行標準卡槽的錢包。至于銀行卡為什么選擇了85.60×53.98毫米這個數據?據說也跟錢包有關。銀行卡誕生之際,男士服裝口袋的大小決定了錢包的大小,而錢包的大小進一步影響了銀行卡的尺寸,反過來統一的銀行卡尺寸也讓錢包的設計者可以明確地設計卡位——萬事萬物,環環相連。

      錢包之后的創新步伐邁得并不大,一些新的里程也無非諸如20世紀70年代推出了緊湊型錢包這樣的變化。不過口袋大小的錢包至今仍很受歡迎——錢包的體型可能越來越小,但是能裝載的財富卻越來越多。

      今天的錢包里,常常可以裝載的東西有:證明錢包主人身份的身份證件、駕駛執照,各種安置在卡槽中的銀行卡和會員卡,當然也有留給現金的位置,以及配有裝零錢用的零錢包。從制作工藝上來看,皮質的錢包小物歷經千年并沒有太大的改變,但它盛載的東西卻往往影射了時代變遷。不過近些年來,錢包的重要性卻被一個日漸興起的物件所超越,這個物件就是——手機。

      數字的魔力——電子貨幣與電子錢包

      曾幾何時,出門防遺忘口訣:“伸(身份證)手(手機)要(鑰匙)錢(錢包)”,包含了一個人外出的基本必需品。然而指紋鎖、電子身份證、電子錢包的出現,逐漸將許多場景里的必需,濃縮到了手機里。出門上班、娛樂、通勤不帶錢包,也可以暢通無阻。

      2019年的春晚,一家知名的互聯網企業給屏幕另一端歡度春節的觀眾們派發了總金額9億元的紅包,累積互動208億次。其實這一盛況從2015年的春節晚會就已經開始。國內幾家大型的互聯網企業都已經在春晚舞臺上承擔了“發紅包”的角色,既為過年增添了喜慶,也證明了我國移動支付的系統清算能力,更彰顯了電子錢包在我國的蓬勃發展和巨大市場。

      電子錢包又叫數字錢包,為安全電子交易中的一環,一般指允許個人進行電子金融交易的電子設備或在線服務。電子錢包里存放著的是電子貨幣和電子信用卡,無論使用個人電腦在線上商城購買商品,或是使用智能手機在線下單,抑或乘坐交通工具時掃描二維碼支付,背后都有電子錢包的支付保障。電子錢包與個人的銀行賬戶相連,通過實現綁定還可以將保險單、醫保卡、手機賬單、水電煤氣費等代扣代繳關聯,交易憑證可以通過近場通信,以無線方式傳遞給商家的終端,融合了多場景的支付,十分方便快捷。

      相較于實體錢包,電子錢包不僅便捷,而且智能。在一些情形下,電子錢包除了用來進行基本交易,還可以驗證持有者的身份,記錄購買者的喜好。過往的消費記錄會被商家記錄分析,再次購買時會推薦同等價位的類似產品。對于消費時喜歡記賬的人群來說,每一筆消費金額、商品、商家名稱都會被電子錢包詳細記錄,一鍵下載,更便于錢包持有者的賬目管理。安全性也是電子錢包發展的重點考慮因素。“加密貨幣錢包”是一種計算工具,通過保持所有者的密鑰,驗證所有者的身份,讓交易簽署得以安全實現。

      電子錢包是一個欣欣向榮、發展日新月異的行業。2014年,美國蘋果公司推出了首個電子錢包應用,三星緊隨其后,在一年內也推出相關應用。至今已有多家電子錢包公司在爭奪市場,預計到2022年,移動支付應用的交易價值將達到14萬億美元——而這其中拔得頭籌的,正是最早發明了紙幣的國家——中國。

      2015年是屬于中國的移動支付元年,從這一年起,移動支付作為一種重要的基礎設施,以迅猛發展的勢頭嵌入各行各業的不同場景。從國民電子錢包的使用率上來看,排名第一的是中國,47%的手機用戶在使用電子錢包;其次是挪威,相較其他歐洲國家,挪威的電子錢包使用率達到了42%的覆蓋率;英國排名第三,電子錢包使用率達到24%;日本排名第四,在20%左右;排名第五的澳大利亞,憑借19%的電子錢包使用率,超過了美國和新加坡。

      就移動支付平臺交易量而言,中國公司的移動支付引領著業內的潮流。鑒于我國的GDP已經位居世界前列,我國的主流支付平臺也因此占據了更多的市場份額,以及更具價值的交易量。在我國47%的手機電子錢包用戶群體里,使用電子錢包的主力軍集中在18至34歲年齡段的人群中。智能手機的普及將電子錢包的用戶群體持續擴大——僅國內某家互聯網公司擁有的電子錢包用戶就達6億人。

      電子錢包的用戶數量持續擴大,系統基礎不斷成熟,移動支付向城鄉普及;同一時間里,國內互聯網巨頭也開始悄無聲息地加快境外移動支付布局,電子錢包的海外爭奪戰悄然打響——這一切,都使得電子錢包的未來更激動人心。

      歷史中的錢包設計

      錢包上的貝殼

      錢包外觀的設計往往和歷史、文化有關。比如說,從中世紀手抄本的繪畫細節上可以看出,當時的錢包掛在腰帶上,通常綴有貝殼圖案的裝飾。這是因為貝殼曾在很長一段歷史時期被人們用作貨幣,象征著財富。雖然在歷史洪流中退出了人類貨幣的舞臺,但作為財富象征的貝殼卻經常出現在錢包裝飾上。

      信封錢包與驛站

      16、17世紀時歐洲的男士錢包非常流行信封樣式,逐漸取代了掛在腰間的荷包和煙盒樣錢包,這股風尚源自法國。自亨利四世時候起,法國經濟開始騰飛,到了路易十三和路易十四時期,法國儼然成為歐洲中心之一。經濟的繁榮帶來驛站信使往來絡繹不絕,他們使用的大信封易于承載,也與當時的服飾相得益彰,不經意間帶動了錢包樣式的改變。有人認為信封里的信息意味著財富,信封的形狀因此被錢包借用,形成了現代錢包的雛形。

      

    責任編輯:熊真
     
    至尊棋牌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