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尊棋牌房

    中國青年網

    書畫院

    首頁 >> 書畫輪播圖 >> 正文

    瀟湘畫派是希冀還是可能

    發稿時間:2019-07-19 16:41:00 來源: 長沙晚報

      瀟湘畫派是希冀還是可能

      參展作品

      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胡兆紅 實習生 肖燕

      7月20日,“道南正脈——當地瀟湘山水八家”展覽將在湖南省畫院美術館開展。此展一預發,即引發廣泛關注。不管是“瀟湘八家”,還是“道南正脈”,都是極具氣勢和感染力的字眼,撩撥著人們評頭品足。在主辦方看來,舉辦此次展覽的目的,主要在于溯源尋脈,為湖南山水畫的發展尋找文化基因并奠定學術基礎,為構建當代“瀟湘畫派”邁出自信而堅實的一步。

      瀟湘畫派,說起來聲名赫赫。全國有很多畫派,如“嶺南畫派”“金陵畫派”“長安畫派”“黃圖畫派”,鄰近的湖北還提出過“長江畫派”,而湖南一直沒有。打造瀟湘畫派,是否存在文脈基因,具有現實成就,享有光明前景?

      歷史文脈中的瀟湘

      “瀟者,水清深也。”瀟湘一詞,原意指湘水。自宋代宋迪所創《瀟湘八景》開始,更使得酈道元關于“瀟湘”這一概念從地理學范疇延伸到了審美范疇。

      在本次展覽學術主持、湖南省美協理論藝委會主任周功華看來,事實上,中國繪畫史上關于“瀟湘”的美學建構主要體現在“瀟湘八景”的表現上。據宋沈括《夢溪筆談》記載,“瀟湘八景”原是宋代宋迪創作的八幅山水畫的題目,分別名為:山市晴嵐、漁村落照、平沙落雁、遠浦帆歸、煙寺晚鐘、洞庭秋月、瀟湘夜雨、江天暮雪。據傳蘇軾、米芾、文同、慧洪等還有瀟湘八景圖繪的題畫詩,由于眾多文人的參與便使得“瀟湘”詩畫母題不斷衍化。其中內涵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抒發遭貶謫的悲憤和懷古幽情,二是抒發羈旅行役的離愁,三是描寫地域化的詩意勝境。宋迪開啟的瀟湘八景詩畫,以詩文、圖繪、音樂、舞臺等藝術形式,“為好事者多傳之”,從而推動瀟湘勝境的傳播,如元代的散曲、都市梨園雜劇中嵌入八景名目的表演唱詞。

      孔子說“智者樂水, 仁者樂山”。對于中國文人而言,“山水”與“江山”之別只在于一念之差,只是入世與出世的命運安排與態度選擇而已。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說,“瀟湘”乃至“瀟湘八景”能夠成為文人詩畫歌詠的雋永主題,就是因為瀟湘具有一種遠離權力中心而且又具有完整權力敘事的外在自然形態與形式。

      很顯然,“瀟湘”是最能夠契合文人士大夫“出”與“入”的心靈機樞。從“瀟湘”到“瀟湘八景”,隨著文人的寄情感懷和詩畫暢意,已經凝結為中國文化的獨特審美意象,這其中的審美意蘊與文化內涵,深深植根于中國文化根脈之中。

      周功華表示,植根于“瀟湘”文脈之中的現代湖南山水畫,本來就有著與中華文脈心氣相通的美學基因,再加上底蘊深厚的道學正脈傳承和勇于創新的精神,完全有可能而且應該開創屬于這個時代的“瀟湘畫派”。

      瀟湘山水八家的面目

      這些參展畫家由老中青三代組合而成,實際上分屬于四個年代出生的作者,王金石、劉云屬于50后,曠小津、陽先順、田紹登、石綱屬于60后,石勁松為70后,付紅為80后,這樣的畫家組合基本上構成了一個代際完整的湖南山水畫人才梯隊。

      王金石在學術上出入于南北之間,他的山水畫既表現出一種現代審美格調,又有著深厚的傳統法度,有一種出新而入古的厚重之感。劉云的瀟湘山水畫創作講求“往外走、求不同”。他特別注重畫面意境的營造,不論是對于湖湘山水的表現還是周游寫生,在水墨與色彩的交融中釋放出詩意的朦朧。

      曠小津從北走到南,將北派山水的崇高峻險融化于湖南峻峭秀麗的山水之中,在山石皴法上斧劈皴與披麻皴融為一爐,形成了自己的“石刻皴”法。陽先順的畫雖古意深邃卻生機盎然,他基本上并不以山石入畫而是以樹林掩映村屋,極其巧妙地將實情實景轉化為一片浪漫與詭譎的心靈空間。

      石綱獨辟蹊徑,以截景的方式割取畫面,以彩賦形、以色造境,化骨法用筆,彩墨為上,以現代色彩觀念和微觀空間意識駕馭畫面,創化出種種宇宙生命意象。田紹登一直堅持“書畫同源”,他以書寫的狀態融入情感的抒發,將山水丘壑與文人心象融為一體,在水墨交融中應物象形。

      石勁松對于傳統山水空間再一次進行了加密,擺脫了傳統中國畫色不礙墨、墨不礙色成法,開拓出中國山水畫新的空間格局。80后付紅,以當代人的生活經驗和審美直觀的方式置身于邊陲湘西的體驗之中,發現了一種具有生活氣息的真實山水。

      湖南山水畫整體上充滿著時代審美特征與現代學術探索,參展的八位畫家各有成就而且風格面貌各異,無論就題材內容還是藝術表現以及審美追求來看,都充分打上了湖湘文化的烙印。

      湖南當代山水畫崛起的動因

      在策展人劉晨看來,瀟湘山水八家——“當代”“瀟湘”“山水”分別對應時間、區域和畫種。主題為“道南正脈”,這是乾隆皇帝為褒獎岳麓書院而題寫的牌匾,湖湘文化深受岳麓書院影響,同時,道南正脈是一種理想和追求。從宋代至今,董源及眾多先賢都畫過瀟湘題材,這是與古人的一種碰撞。打造“瀟湘畫派”,只是一種概念,其實現在畫派概念已經很模糊,就連畫種的界限都已經被打破,再提畫派雖然意義不大,但在“瀟湘”這個概念之下,湖南畫家們可以以一種團體的力量向外展示當代湖南山水畫的成就。

      這次邀請參展的畫家以“瀟湘八家”的方式出場,在某種意義上是為了與“瀟湘八景”形成一種特定的文脈與意象的關聯,這里的“瀟湘八家”更多的是形式上的意義,主要目的在于聚焦認知和增強信息識別度,為打造“瀟湘畫派”做一個概念框架。

      周功華表示,無論是從人類歷史還是從比較文明與文化來看,中國文化的獨特性以及強大的生命力,在全球化與文化多元化的今天,越來越顯示出不可替代的價值。特別是中國的山水文化、山水美學和山水畫藝術,幾乎貫穿了中國文化從自然到宇宙、從社會到生活的所有方面,而其核心文化觀念就是天人合一。因此,從人類文化歷史與當今大時代背景來看,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更加需要呼喚中國山水畫的復興。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湖南當代山水畫的崛起,恰逢其時。

    責任編輯:熊真
     
    至尊棋牌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