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尊棋牌房

    中國青年網

    書畫院

    首頁 >> 書畫輪播圖 >> 正文

    最大規模畢加索原作來京展出

    發稿時間:2019-07-19 17:07:00 來源: 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展覽現場

      《閱讀》

      波格魯, 1932年1月2日

      布面油畫 130×97.5 cm

      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吻》

      穆然,1969年10月26 日

      布面油畫 97×130 cm

      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女子頭像》

      戛納,1957年

      彩繪切割木料

      78.5×34×36cm

      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自畫像》

      巴黎,1901年末

      布面油畫

      81×60 cm

      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古代石膏像素描習作》

      拉科魯尼亞,1893年-1894年

      紙上炭筆和黑色蠟筆畫

      49×31.5 cm

      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展覽現場

      “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展覽現場

      6月16日,“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在北京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展出,從那天起,每天展廳門口都排著購票參觀的長龍,至7月17日,已有超過26萬人次參觀了此展。展覽精心挑選了103件作品,包括34件繪畫、14件雕塑以及56件紙上作品,是法國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藏品最大規模的一次來華展出。展覽將持續至9月1日。

      畢加索原作第四次來到中國展出

      畢加索是在中國知名度較高的外國藝術家。他的作品《格爾尼卡》被收錄在初中美術與高中歷史教材中,令人困惑的畫面內容,多變的藝術風格,使他成為繪畫天才的代名詞。每一次畢加索的原作大規模來到中國,總會引起大家的熱情期待與關注。

      1983年,在時任法國總統密特朗的推動下,畢加索的原作第一次來到了中國。當年5月,包含33幅作品的“畢加索原作展”在中國美術館進行了為期20天的展出。因為法國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1985年才成立,所以北京觀眾其實是早于巴黎觀眾欣賞了這一批畢加索原作。2011年,上海世博會期間,62幅來自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的作品在世博園中國館展出。2014年,100幅畢加索版畫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展出。這一次,“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 則是歷次展覽中作品最為豐富、策劃最為專業精心的一次,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與法國國立巴黎畢加索博物館合作舉辦。據巴黎畢加索博物館藏品總監艾米莉亞·菲利普透露,這一次有4件作品是在1983年之后,時隔36年“故地重游”。

      開啟中法新一輪文化交流熱潮

      作為兩個熱愛文化的大國,中國與法國素有文化交流的歷史傳統。2006年以來,中法文化之春已舉辦了多屆,累計超過數千萬名觀眾。2014年,兩國首次建立了中法高級別人文交流機制。去年以來,中法間又掀起新一輪文化交流熱潮。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2018年1月訪華,參觀了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他表示,希望有更多法國的美術館能來中國舉辦展覽,也希望有更多中國的美術館展覽來到法國。2019年3月25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巴黎愛麗舍宮同馬克龍總統會談時表示,中法在人文交流方面,既要暢通政府間合作的“主渠道”,也要豐富民間交往的“涓涓溪流”,要充分發揮中法高級別人文交流機制的統籌協調作用,加強文化、旅游、語言、青年、地方等領域合作,在2021年互辦中法文化旅游年。馬克龍總統說:“中法兩國在文化領域內的合作前所未有的活躍:蓬皮杜上海和羅丹美術館深圳項目正在落實,其他的大型文化項目在籌備,其中包括今年將舉行的中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畢加索展覽、凡爾賽宮和故宮的合作等。我們也決定將2021年作為中法文化旅游年。”“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促成的,也是這一輪中法文化交流熱潮中內首個順利開展的項目。

      清晰展示畢加索風格轉變全過程

      “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 是畢加索原作來華數量與種類最豐富,也是最具有策劃性的一次展覽。巴黎畢加索博物館藏品總監艾米莉亞·菲利普擔任了本次展覽的策展人。她說,藝術界一直在思索一個簡單而又深奧的問題: 畢加索為什么能成為畢加索?我們一直期待著做這樣一個展覽,這一次在中國成為了現實。她透露,在一年多的時間里,雙方的博物館團隊從學術研究、作品挑選、展覽設計到呈現方式,都進行了專業而深入的努力,這在巴黎畢加索博物館的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展覽聚焦于畢加索藝術生涯的前30年,通過精心挑選的作品、睿智的展覽空間設計和恰到好處的文字說明引導觀眾思考這個問題,并清晰地展示出畢加索風格逐漸轉變的全過程。展覽分為“早期畢加索”“藍色和粉色畢加索”“驅魔人畢加索:《阿維尼翁的少女》的革命”“立體主義者畢加索”“多變畢加索”5個主要部分與晚期的一系列杰出繪畫及雕塑作品。首次來華展出的有畢加索12歲時創作的《古典雕塑石膏像寫生習作》、14歲時創作的《戴帽子的男人》以及他青少年時期的手稿,這些作品展示出畢加索在青少年時期就具有了卓越的古典主義造型能力與技巧。他并非是一開始就進行了令人困惑的抽象風格創作,而是建立在深厚的古典主義基礎之上。《瘋子》(1905年)和《兄弟倆》(1906年)揭示了畢加索為何要進行繪畫新形式的探索,而《阿維尼翁的少女》則宣告了他現代主義革命的開始。前30年的藝術探索對畢加索一生漫長的藝術生涯奠定了基礎和方向。

      回看整個展覽,“多變”是畢加索最重要的標簽,而“多變”的深層內核則是對創造力的追求。畢加索曾說:“從根本上看,我也許是一個沒有風格的畫家……你看到的是此刻的我,而這個我已經改變了,去到別的地方。” 畢加索之所以偉大,正是因為他創造了人類視覺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圖像,改變了人類的觀看方式。他不僅有著卓越的藝術天賦,他的創造更與20世紀生產力的發展、社會的變革有著密切的聯系。

      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館長田霏宇說,展覽雖然名為“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卻不是對天才的贊頌,而是對天才這個概念的解構,對畢加索源源不斷的創造力來源的剖析。這個夏天,“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不僅讓中國觀眾大飽眼福,對熱切需要創造力、激發自身創新力的中國,也將帶來思考與啟發。

      (本文圖片均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提供)

    責任編輯:熊真
     
    至尊棋牌房